福建网址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人物访谈

贺志强:早期投资没有冬天 永远都是春意盎然

时间:2017-06-16 16:00:56  来源:网易科技  评论:

  络绎出现的新兴互联网行业无时无刻不在跑马圈地,在一次又一次版图争霸过程里,产业资本正在投资并购过程扮演着愈发醒目的角色。即日起,网易科技推出“2017十问产业资本”系列,一起聊聊国内具有代表性的产业基金对各自涉猎行业的理解及趋势判断,以飨网友。第二期推出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的专访。

  贺志强:自2016年4月1日起担任联想创投集团总裁,带领联想创投集团通过孵化和投资的手段,在互联网时代为联想进行战略布局,开拓新业务方向。

  联想创投集团:联想创投成立于2016年5月4日,旨在融汇联想全球资源,以投资手段为联想布局互联网及智能生态,构建联想内外创新成果之间的桥梁。联想创投二期基金包含5亿美元,专注于核心技术和互联网领域投资,投资方向主要为: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人、+互联网、消费升级等。目前投资了旷视科技(Face++)、乐逗游戏、茄子快传、每日优鲜、蔚来汽车等50余家TMT领域的优秀企业。

  贺志强表示联想创投投资创业企业除了要考虑获得财务回报之外,还要能够与联想形成合作和借力,更长远的还要考虑是否能够成为联想的主营业务。在选择企业的过程中,贺志强表示并没有定式可参考,天时地利人和非常重要。在与创始人接触过程中,贺志强非常看重团队和业务两个方面的成长,因为核心力需要持续打造,创业企业要有持续打造核心竞争力,并且越来越强的能力。对于投资环境,贺志强认为早期投资其实没有冬天,永远都是春意盎然。

  观点拾贝:

  1、移动互联网这不到十年时间有了很多好公司,这背后有两个力量要看清:一个是资本的力量推动;一个是创业资本力量。

  2)联想创投主要是五到十年的部署,它是跟整个未来联想有关。我们希望除了财务回报之外,第一能够跟联想形成一个互相合作和借力;第二个就是希望能够在未来变成联想的一个主营业务。

  3)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企业的发展能够有定式,想企业哪里有定式说这样是对的,那样是错的,没有。它都是此时此地此刻此人这么做最合适。

  4)在智能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创业企业,尤其在种子期之后,其是希望产业资本进去的。2B的生意他们觉得有产业资本进来会很好。

  5)我们每一个项目就一个方法论,就是每一个项目都是从零开始看。

  6)我们让投资总监要跟这个团队至少要待够在一起的时间。

  7)IoT加边缘计算加云,加大数据加人工智能,颠覆传统行业提升整个传统行业的,变革整个传统行业是一个巨大的篇章的开始。我认为是十倍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力量。

  8)种子期我们就说一定要冒险,不能太保守了,就是冒险。

  9)被投企业的成长很重要,一个就是团队的进步,一个就是业务的进步

  10)要是关注早期的话,永远都会发现有很好的企业冒出来。

  为便于直观了解联想投资业务目前状况及投资逻辑,故本文以问答形式呈现。

  网易科技:就像您说的一年了,联想创投在去年3月份有些调整,然后5月份宣布正式成立,就这一年当中您感受到的这些调整带来的成绩或者是一些经验分享一下?

  贺志强:我觉得联想创投从我们当时出发的时候,到这一年下来验证是非常对的。

  网易科技:出发的初心是吗?

  贺志强:对,初心就是包括我在内部讲的,实际上就是我们看到了两个特别重要的事情,第一个事情就是移动互联网,我做移动互联网做得很早,移动互联网过去从2010年我们发布LePhone,成立一个天使基金叫乐基金,到今天为止我们看到移动互联网诞生了很多非常好的公司,甚至有的可以称得上是很好的公司。也就是这不到十年的时间,那背后就是两个力量我们得看清楚,一个就是资本的力量推动,还有一个就是创业资本力量。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用好资本力量和创业资本力量,这是出发的初心第一,就是移动互联网让我们认识到这个重要性。第二个就是说任何一个大企业,不只是联想,任何一个大企业内部孵化新业务都有很大的挑战,这是所有大企业的挑战。

  那么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我们要让我们、内部的一些新的业务独立出来,变成一个子公司,给团队股份激励,让他们变成一个创业者。然后再引入外部资本,用户资本力量和用户创业力量,推动内部创新,我们这一年成立了六家公司。

  所以这两个初心到今天为止我觉得结果还是非常不错的。第一个就是我们的回报很好,那更重要的是说我们作为联想未来五到十年智能互联网的布局,深态布局不是很清楚,我们往哪打,以及这些生态已经跟联想的业务在合作了。总的来说应该还是非常不错的。

  网易科技:所以第一个回报比较好是指财务上的回报比较好?

  贺志强:对,财务上的回报。

  网易科技:杨元庆是怎么评价一年以来联想创投的?前两天不是动员大会吗?

  贺志强:对呀,他就说我们已经在动员大会上讲,第一个他对茄子快传的发展非常满意,不是已经超过十亿用户了,那是我们一个最早联想内部的企业。第二个就是说联想创投在部署生态上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网易科技:联想创投在整个联想的体系当中,它到底是在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贺志强:我们创新就是三波,一波就是一到两年事业部做,三年五年就联想研究院做,创投主要是五到十年的部署。它是跟整个未来联想有关,但不一定是联想现在正在做的业务。另外创投还有一个定位,就是我们希望除了财务回报之外,更重要的希望我们投的一些企业,第一能够跟联想形成一个互相合作和借力,比如大数据人工智能很多现在已经跟联想的服务器已经在合作;第二个就是希望我们的被投企业,不论是子公司还是被投企业,有一些能够在未来变成联想的一个主营业务。

  网易科技:所以这就涉及到联想到底投了这些公司以后,它的退出方式是什么?

  贺志强:各种都有,我们分拆的子公司也有其他的股东,联想要收购回来也得按市场价收购,但是这些就是联想分拆的企业就是联想现在占的股份比较多,如果真的是发展得很好,我们收购从资本上来讲还是要节省很多,但是无论是被收购还是合并还是独立上市,完全就是一个独立公司。

  网易科技:刚刚您说联想创投是投的联想未来五到十年的一个部署,那这要跟联想本身的战略是要…

  贺志强:智能互联网,就是投智能互联网。我们现在主要就是投智能互联网

  网易科技:所以这个要跟联想本身的战略方向是要一致的对吗?

  贺志强:其实我们就是一个企业级的风险投资的基金,我们不是一个纯粹的财务投资人,这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定的领域就是,比如说我们第一波叫PC互联网,过去五到十年是移动互联网,未来我们认为十年是智能互联网天下,所以我们就是围绕智能互联网来投,但是我们也会有很小一点比例,有些商业模式,我们大概有十到二十个百分点也会投一些新兴的模式,不好讲。比如说我投了电商,未来到底跟联想有没有关系。

  网易科技:说不定有关系呢,大数据什么的?

  贺志强:不仅仅数据,你同时也得销售啊,所以我们在这种我们也得兼顾一点点财务的回报,至少就说我在财务上,希望能给联想至少我是一个利用贡献者,然后再说我是个战略的投资人,为联想部署未来,两个目的我都要实现。所以我大概80%以上都是投在智能互联网,但有20%可能就是业务模式创新,比较少,非常少。而且我们基本上是盯着世界顶尖科技在投,我有三块,一块是联想加速器,联想加速器就是从院校、大学、科学院所,那么他们现在主要在粤港澳大湾区在那边找,都是学校出来的,世界一流的科研成果。比如说我们刚刚投的一家影像人工智能,就是医疗影像的人工智能诊断公司,它就是过去几年一直在全球这个领域里面经常都是第一第二,老师把两个学生拿出来创业,联想投了种子期,后来VC第一期我们也投了,然后我们觉得这两个学生不行,我们又在公司内部找了一个非常有经验的管理者,他也准备要加入这家公司。这样的话我们孵化成一个,就是我在加速器的定位,我们对联想加速器的定位就是把世界顶尖科技,让它变成一个为全人类服务的一个业务,我们在中间做很多,它不是简单的光投钱,培训、做BP什么、队伍建设,我们花很多的精力。

  网易科技:这有点类似英特尔的加速器是吧?

  贺志强:对,有点像YC什么的,第二块就是VC,就是VC我们就跟大家一样,但是我们偏科技,偏早中期,主要是早期为主,有一点点中期,然后这是VC。那个就完全是种子期,加速器完全是种子期。然后第三块就是成长管理,成长管理就是联想分拆的业务,我们把它通过资本的力量和创业者的力量,那些东西已经在联想孵化了一段时间了,就把它独立出去。去年我们孵化了六家公司,今年可能还会有个四五家吧,所以整个创投底下就大概这么三块,基金底下主要这三块。

  网易科技:所以种子期的加速器的这方面,对于这些创业企业不光提供一些资金。

  贺志强:这些创业企业会有三个月的打磨期,就团队磨合,做一些BP的培训,然后找有经验的人去分享,HR帮它找人。

  网易科技:也是打包服务一条龙的?

  贺志强:一条龙,而且这样非常有好处,因为你找了早期给这些科技,你就很难满足其他方面的事情,就靠团队怎么样,这个怎么样,我就要其他方面下很多功夫。

  网易科技:联想本身是一个全球性的企业,联想创投其实也是一个在全球布局的投资是吗,投资委员会它是怎么样一个构成,全都是咱们每个地方都有一些投资部门吗?

  贺志强:对,我们在美国和以色列投了基金。基金会给我们来合作;另外一个联想也有人在美国在看,另外一个比如说以色列我们也是投了一家基金,然后联想也有人在那儿看,因为投资这件事情一定要本地的人投。

  网易科技:这是怎样一个流程呢?

  贺志强:整个流程很长的,我们任何一个项目都是投资经理先看,看完如果决定说还不错,要做什么财务的接触,看有没有什么问题,财务上有没有什么问题,这些流程都必须走的。

  网易科技:这有点像命题作文一样。

  贺志强:不仅仅是命题作文,有一些项目可能不在我们的定位里的,但是我们在战略上觉得特别重要,那我们可能会。比如说我们现在让团队看人工智能的处理芯片,那就是由上而下的看,另外一个比如说我们大数据加人工智能,怎么跟联想配合,大面积出来,他们要出去找。但是大部分都是我们智能互联网有六个方向,定完了他们围绕这六个方向来找项目,然后上决策会,基本上都是这样的。然后我们可能会有那样的命题,我们比如说希望把容我在适当的时候,我们希望把某一类项目企业变成联想主营的一部分,我们可能会加大这部分的投入什么的,这种可能就是由上而下的多一点,但现阶段大部分还都是我们定了大的方向,智能互联网他们的投资经理、投资总监在市场上去找,大概是这样的。

  网易科技:目前有一些例子吗,比方说可能后来联想加大投入的一些企业?

  贺志强:比如说关于智能互联网改变传统行业这事,我们大量的在找,那完全就是由上而下的就告诉大家说我们认定了,大数据人工智能会深度改造传统行业,我们大家要从各个行业去找,比如工业制造、医疗、智慧城市找了很多项目,比如中奥科技就是这么找来的,我们当时就说要找一个在安防领域里面全中国做得最活的,结果人家根本不融资的,因为它经营得很好。也有一些比如说元庆推荐的项目,最后我们看完不错,都有。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你问的那个问题,比如说我们最后想把某一块变成联想的一部分,这个肯定要做,这也是我内心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网易科技:为什么?

  贺志强:因为这就是靠外部创新的力量去推动联想的升级。

  网易科技:您感觉大企业更需要这样的创新吗?

  贺志强: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企业的发展能够有定势的,只不过我觉得像大数据人工智能,智能互联网这一块,我觉得因为有了联想创投,联想说不定有机会能够做成这事,没有定式,你想企业哪里有定式说这样是对的,那样是错的,没有。它都是此时此地此刻此人这么做最合适。

  网易科技:对,您说过天时地利人和。

  贺志强:人是事实嘛,此时此地此人,你比如说这是我们的大数据团队,我投了两家公司,你说他们能合成一家公司变成一个大公司吗?

  网易科技:很难说。

  贺志强:对,比如说我想着这事,我第一个要磨的就是说业务肯定没问题,因为我投资的时候就想明白了,但我最主要磨这团队能不能融在一起,融完了有没有爆发力,我得琢磨这事,其实事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事我已经每一块都是最牛的,但是三个合起来可能就是中国非常牛的一个企业,但是团队能不能熔炼成一个特别强的团队,就很难说了。

  网易科技:团队熔炼成一个,这方面联想应该是强项吧,还是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对吧?

  贺志强:对,因为它都是一个独立的公司,而且人家在每个自己的领域里面都是领先的。

  网易科技:您说联想创投其实是跟BAT是不一样的,然后有点更像英特尔还有思科的这样的投资方式。其实就像您刚才说的,就是跟VC的一些区别是吗还是怎样?因为BAT其实也在投资一些技术分享的东西。

  贺志强:我觉得我们跟一个纯财务投资是不一样的,我没说跟BAT不一样,我只是说联想现在的状态更像Intel Capital和Cisco创投一样,都是围绕着自己的主营业务的未来,或者投核心技术,或者投未来的技术。然后合适的时候再把它们有的就熔炼成了企业的一部分,我觉得在这点上是很像的。

  这点就是每一家公司定位都不一样的,我只是说跟它们像,但也许我做出来就是联想分割,这东西都是三五年的,你过三五年看,那可能特别典型的联想,每家都不会一样,你看腾讯做法跟阿里也不一样的,每家都会不一样。我从来不会跟别人比,我只不过是跟纯财务投资不一样。

  网易科技:所以产业资本跟纯财务投资它的差别点您感觉是什么?

  贺志强:最主要的就是说财务投资最核心的是看回报,就只看财务回报,就是说我投的牛就是我回报高,我退出的好。但是产业资本的投资除了看财务回报之外,就是我至少得几个吧,但更重要的就是说你投的项目,能不能最后变成联想未来五到十年里面最重要的业务,就是五到十年以后一看,联想创投把联想这块给弄起来了。这个是最大的区别,反而我是要平衡好财务的回报,因为我是个基金,我肯定得给公司带来回报,即使是我那个战略目标没达成,我也应该有很好的财务回报,但我就说我在财务回报和战略目标之间我得平衡好,我不能只考虑成本这是不一样的。

  网易科技:那您感觉产业资本的这方面跟纯VC相比,它的优势是什么?

  贺志强:联想太多优势了,我就给你举联想的品牌,联想的产业,对产业的认识,联想的人,联想有五万多名员工。我给你讲个最简单的例子,我要到美国打官司,我找我们general consul,我要问任何跟技术相关的事,我全球有一万名工程师,基本什么问题我都问得到人,我刚才说的那个优势,人力资源的优势,联想这么大公司,好多创业公司比如供应链缺人,HR缺人财物缺人,但对联想来说这么大公司,正好有人想到创业公司去,太多优势了,举不胜举。我们有我们的优势,但我们纯财务投资有纯财务投资的优势,因为他们目标很简单,我就是财务回报。但是我们的优势就是它是个产业资本,还是很不一样的。这点就所有的产业资本都不一样,它都有自己非常独特的优势。

  网易科技:产业资本的VC会有一些竞争吗?

  贺志强:你说抢项目吗?

  网易科技:对。

  贺志强:抢项目都会有,那一样,除了市场上人家看你都是VC,只不过人家可能很多人喜欢,这个我喜欢腾讯投,这个我喜欢联想创投投我,不同的原因,但是确实现在越来越多,尤其是在智能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startup,尤其在种子期之后,其是希望产业资本进去的。因为很多那种智能互联网都是做的2B的生意,它不是做的2C的生意,我刚才讲的好多都是2B,大数据人工智能、智慧城市、智慧医疗、智慧交通,那都是2B的生意,而且2B的生意他们觉得有产业资本进来会很好。

  网易科技:所以现在是整个目前投资界的这样的一个新的特征吗,就可能一些创新的企业可能慢慢的更愿意去接受一些产业资本的钱,有这个特征吗?

  贺志强:肯定有,肯定有一些,不能叫这个时代的特征,它就是任何时候都会有。

  网易科技:越来越多的大企业开始有意识做投资了。

  贺志强:因为他们在投资界,他们的作用力是不一样的,你比如说因特尔投了哪家公司,投了哪家做CPU的公司,和你一个纯粹的财务投资人投了一家做CPU公司,对这家公司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它是这样一个感觉。

  网易科技:影响是指什么影响?

  贺志强:影响是两个方面的影响,第一个就是它融下一轮的影响,它说英特尔投过我。

  网易科技:就是有大的企业是背书的感觉?

  贺志强:对,这是第一。第二就是市场的影响,品牌的影响,我要做市场最后说可能因特尔会收购我,还是太多影响了。

  网易科技:还有比如说我们的中奥科技它是做安防领域的视频大数据,但是联想本身我们自己有大数据的部门,我们有服务器存储。

  贺志强:它好多配合,还有业务的配合,还有业务的影响。我在中国区有最广的业务的渠道网络,那它们想要被联想创投投了之后,我们有这么好的渠道网络他们就可以直接用,把他们的产品很好的推广了,目标的用户,这就是对他们来说最直接的一个帮助,因为我们在全国可能有几万个销售和渠道,都是直接跟他们的目标受众去打交道,但我们投了他之后我们就会把这个资源给他们,我们会去配合,因为联想也硬件,他们有很好的软件,搭配起来可以作为一个整体的。

  我们之间已经有好多搭配了,我去年大概有几千台服务器这么卖出去了,互相建立,也不是我帮你你帮我。

  网易科技:这是双赢。

  贺志强:绝对的双赢。

  网易科技:您之前是CTO的身份,其实在CTO的身份当时,您也在探索一些创投的业务,您感觉以一个技术人员的身份去管理这个创投跟其他的一个身份,比方说可能去做这个,有什么样的优势吗?

  贺志强:也不一样是优势,我和我的团队必须变成一个投资人,投资人就是看投资人应该看的事,人是第一位的,事是第二位的,然后再看时间点和大势对吧,我必须是变成一个投资人,跟所有投资人看的事都一样。但是我在看事上应该是有一点就刚才说的联想资源的优势。我能够更加全面的把这是个什么样的事看得清楚,而且我不懂的话我有人问,我有很多专家,比如说我要投大数据,好几百人都做那么长时间了。

  网易科技:但您说的这个优势,是您背靠联想的这个优势,还是说您本身是一个CTO的?

  贺志强:背靠联想的,先说背靠联想的优势。然后你想问作为CTO我的优势呢,说句老实话只有一个优势,就是我跟真正的核心技术创业的团队聊比较能聊得来,他们比较招人待见,但这不是根本优势。我觉得我们这个管理团队,必须变成一个合格的投资团队。但这个投资团队整合基金管理的,而不仅仅是我是背靠联想的,我背靠联想,所以就我们刚才就有好多那些资源的优势,比如说我们任何事情,都能够有一个正好的靠山,还有联想品牌背书,这都是我们的优势。但你说在技术上,我们的认识可能比别人深,但深在投资上未必是好事,所以他说是优势我觉得未必,可能你糊里糊涂投的可能更对,这个倒未必。但是我觉得好处就是说我们跟人谈技术的时候我们谈得来,另外有些技术我们可能早一点能够敢下注,大概就这样。但是你未必是优势,因为你可能糊涂说不定是个优势。我以前老说是优势,但我想来想去其实不是,本质上我们还是背靠联想这个,至少我们看得明白,所以我敢找一点项目下注这可能是好事。

  网易科技:您刚刚说了首先要看人对不对?

  贺志强:必须,第一就是看核心团队。

  网易科技:你怎么去看这个人,怎么去看这个核心团队,您现在自己有总结一些经验吗?

  贺志强:没有,我们每一个项目就一个方法论,就是每一个项目都是从零开始看,就是你清零,清零就是说有两件事情,不要说这个人或者说这个团队像谁,也不要说这个公司未来像谁,它就是它。那么工作方法上我们让投资总监要跟这个团队至少要待够在一起的时间,在我们上会之前至少得待够足够的时间,比如说俩人在一起的时间48小时,举例来说,这个时间很重要,就是我们待在一起,不管干嘛,待在一起你才能对这个人有更深的了解,但是一个人的话他有很多的维度,所以每一次你考核都不一样。比如我跟我们团队说,说这个股份,你问他一个问题,他那股份能不能拿出五个点来给外面的CEO。然后我说你要把它立刻的反应回来告诉我。应该的,我想一想和在那儿皱半天眉头那反应是不一样的,看他对核心团队的容忍,另外一个比如有的人就觉得很难缠,但是我说你也得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也许这个特质对他做创业很重要,因为他必须咬死,得有那个劲才行。另外一个就是说你说这个人创业是不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就好多事情它不是一个公事,就是你得跟他在一起。

  网易科技:但是你一定会看重某一个点吧,比如说看一个人或者看这个团队,创始人你更看重他的哪个点呢?

  贺志强:每一个都不一样,没有一个公式说这个创始人就应该这样子就是对的,真没有。但是他是一个整体的感觉,你比如说什么决断力,团队熔炼的能力、格局。

  网易科技:那你考核的点好多啊。

  贺志强:对呀,指标没完了对不对,所以其实他就是一个感觉,你比如说我们投每日优鲜徐正,他各个角度弄完就觉得这个团队太好了,但你告诉我说你到底从哪个方面考察的,我也不知道,我就觉得这个团队就是牛,这个团队有可能能做成大事。正是法无定法,但是你看早期的种子期投资,我就跟我们团队讲,我说你别考察那么多团队,你只考察一条,只考察它是不是世界顶尖科技,然后我们帮他一块,跟他一起来搭班子,因为你那么早期你就说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团队,不太现实。另外一个确实还有一个,这也是我说的,就是人他是成长起来的,就第一天比如说张三,咱就说滴滴吧,成立那家公司的时候,你能看出来它现在能做这么大吗,我现在有一说法就是他跟这件事情共振起来之后,那种爆发力出来了。所以你就一步一步看,看的过程中你就会发现,这人行还是不行,行就加注,不行你就撤就完了。所以它就特别有意思,你看有的人最后他就跟这件事情很明显的共振起来了,我们做创投一样很明显它就是对的,他所有的感觉都是对的,这种东西不是你可以说我们聊俩小时,那个需要时间。比如说我们细刻两年以后我们发现这个人学习也不错,进步了。所以就是说它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第一天你就说你告诉我怎么,哪里有这种魔力,没有这样的魔力。

  网易科技:那你要说很多时候单凭感觉的话,您负责创投也没那么长时间,您感觉怎么会这么准这么丰富呢?

  贺志强:我做了好多年了,整个基金的时候我就管的,五六年了。我们确实有一套,每一个人,比如我跟你聊我脑袋里没转那跟弦就怎么判断你这个人怎么样,但我跟被投企业的创始人聊,我听他讲故事,我想这可能是故事背后的事情,比如我们投蔚来汽车李斌,我投的蔚来汽车投了两轮了,我也是逐步逐步加嘛,那李斌我跟他聊得越多,他跟秦力洪到底每个人长处是什么,我们关注那些点,他最后关注的是什么,这些确实每一个人都不一样,就是说第一他会成长,第二每一个人就是你去跟他聊之后,他有的优点你是明显会忽略掉的,因为他已经很明显在那方面很强了,所以你根本就不会关注那个。

  那你说战略思考能力这个人就很强,对我来讲这不是考核要素,然后你每次都说战略思考能力行了这个人就行,这不是的,可能是战略定力更重要,对于某些人来讲,对有的人来说就是分解和执行力更重要,我不知道我说清楚了没有,它是一个特别复杂的点。所以我是很佩服有些人的,说我就看这一二三点,我说我不敢说这话。

  网易科技:所以今年2017年联想创投有什么样的规划吗?

  贺志强:VC一规划都是好几年,就投资方向,比如说我未来三年就是智能互联网,我就投智能互联网。

  网易科技:还是规划的是大的方向,不会说今年比方说我投必须得放多少钱进去或者什么的吗?

  贺志强:没有,我就智能互联网我那六个方向,围绕那六个的。

  网易科技:因为现在大家都感觉现在好像技术没有很大的质的飞跃,大家都认为现在是技术的缄默期,您这样认为吗?

  贺志强:没有,我不认为,我觉得今天春雨还专门给我发了一个说美国那自动驾驶技术已经非常大的进步了,他晚上开了一辆自动驾驶的车在硅谷转,就用六个摄像头,判断的非常的准。我觉得智能互联网牵扯到的IoT,IoT加边缘计算加云,加大数据加人工智能,颠覆传统行业提升整个传统行业的,变革整个传统行业是一个巨大的篇章的开始,我认为是十倍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力量。所以我是特别看好的,赶紧投。

  网易科技:所以你感觉这是什么技术,背后什么技术在起作用呢?

  贺志强:就是我刚才说的。

  网易科技:人工智能。

  贺志强:不仅仅,你得有数据才能有人工智能,刚才我说的IoT,物联网IoT加边缘计算,再加云再加大数据再加人工智能,这一堆量起来同时作用,产生的对传统行业的变革。你像过去五年好多人讲IoT讲讲不讲了,一会儿讲讲大数据,一会讲讲人工智能,但我认为这五个力量积累了这么多年之后开始发力,会作用到传统行业里面。因为传统行业里面,以前对数据和信息的主要是搜集,处理完了人来做决策,到了智能互联网时代,就是这个数据经过计划之后,会在很多行业里面机器会做决策,这个是一个特别大的变化。比如说医疗诊断,我们投的世界就是这样一个公司,它在一个影像就是照完了片子,影像判断这个人是不是得病,判断准确率比人高了很多倍,所以你看这个才是绝对的大事。

  网易科技:那我们大家都感觉好像是到了技术缄默期了。

  贺志强:我不知道哪个大家感觉的。因为大家好多人都觉得移动互联网投完了,现在再找下一步的机会的这种状态在做,我相信投资人是这么一种状态。

  网易科技:对,你看去年前年VR、AR特别火,你看今年也就其实没那么火了

  贺志强:那AR我们坚决要投。

  网易科技:继续还要投是吗?

  贺志强:坚决要投,那AR完全有可能…

  网易科技:就是增强现实是吗?

  贺志强:对啊,我觉得这个我们坚决要投,我们刚刚分拆一家企业,跟我们以前被投企业结合,在传统行业用AR,而且我们刚刚投了一家AR做镜片的创业公司,他们的镜片马上就跟谷歌合作了。

  网易科技:联想投的话会投一些AR什么内容方面的一些吗?

  贺志强:部件,整个我们围绕AR生态链都要投,比如说slim的算法,比如说AR glass的镜片,比如说如果有一些核心的芯片,在后边的垂直行业的应用都在投。我认定那六个方向是一本正经在往前推。

  网易科技:联想投的话都是像种子企业前期、中期、后期都要投是吗?

  贺志强:主要是以早期为主,科技为主,而且我们每年投的量也不大,就是二十家企业左右。

  网易科技:在投资过程中,联想有什么特别的风控的方式吗?

  贺志强:我们第一步反正就得冒险,比如种子期我们就说一定要冒险,不能太保守了,就是冒险。

  网易科技:那冒险的话你也得给他一个比例吧,你不能太过于冒险了?

  贺志强:没有,我就鼓励他冒险,我就说你找到世界顶尖科技就可以了,其他要素就不要判断,因为人是事实,你要全判断早期没法投了,早期还是要冒险。第二个就是说风控主要在三个层面,第一个就是人,我刚才讨论了好长时间怎么判断人和团队,这个是第一重要的。就是这个人靠不靠得住才是最重要的,要不然你投钱下去瞎花这不行,所以最重要的是人和团队,人品非常重要,这是必须的。第二个就是说我们有财务的支持,比如说好多企业,你比如说财务制度不成熟,但是你要判断一下它这个风险是因为它不懂还是什么,因为我们投的好多都是早期的科技企业。另外还有legal,因为我们早期还好,你要是中晚期的话,比如说有没有各种法律的问题,你就不知道,所以这些标准的程序都得走。

  网易科技:会有一些对比吗?

  贺志强:我不喜欢对比,我们所有的跟对比有关的也是我们加注,就是说我们提个条件说你达到这个,我们下一轮坚持再投,我个人不太喜欢这个,我也跟创业者说,我不喜欢他们企业任何对比的条约。

  网易科技:那你感觉有些他们去做对赌原因是什么,就是想激励这些创业企业?

  贺志强:那我不知道,我不想别人怎么想,我只想我不太希望,我希望创业者有两个指标,一个指标就是说你的财务的指标,你比如说我今年可能要花多少钱,能挣多少钱,这个是一个财务指标。但是我更看重另外一个指标,叫战略指标。战略指标每家公司都不一样,而且每一阶段都不一样,这个阶段可能三年,这个阶段可能两年,那个阶段可能一年,要定下那个阶段的战略指标,战略性的指标比如说我们智慧医疗,战略性的指标你得把那个平台,就是云平台搭起来,搭起来之后最后能够复制到第二家医院,而且第二家医院代码就是纯写率可能小于10%,可能更看重它的复制性,就是我们每一步阶段,都会给我们被投企业定一个战略目标。比如说我们茄子快传,就是今年最主要第一能不能找到一个印度的合伙人,第二你在印度能不能基于这么大的用户量的基础上,拓展出下一代的业务模式出来,那跟财务没有关系。而且我跟董事会说,我说财务收入几千万美金,那这事我们都可以商量的。就是你管理一个创业企业给它定目标,和一个成熟的业务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不能那么定,那么定出问题了。

  网易科技:联想投了这企业干涉的这个企业会多一点吗?

  贺志强:就是一个小股东,我们就帮忙,但是我们会帮很多忙,招人、打单什么的,包括关键是供应链,那完全是联想一路撑着上去的。

  网易科技:所以还是利用联想这些优势来帮助它们是吗?

  贺志强:那当然,我一定要发挥我联想的资源和品牌的优势。

  网易科技:您也曾经说过投资不要随大流,其实这话大家都知道,到底怎么做到的呢,您感觉要怎么做到呢?

  贺志强:怎么做到的,以往我怎么做到的。

  贺志强:独立思考。

  贺志强:本质上还是独立思考,大家都说得对,但是你能不能做到独立思考,需要你强化训练你自己,这个确实只能用独立思考来说,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对事实的,其实风险投资最大的问题就是两个挑战,第一个就是说你怎么在有限的比如说业务发展也不是很成熟,团队也不是很成熟的时候,能够把这张图平得比较完整就是看到事实,因为你看到更多的事实,跟你在二级市场买股票一样,你看到更多的事实,其实你就是投资,你就不是赌博了,因为你是基于事实在往下投资,比如说我们要对这个团队有判断,每一个团队可能判断不一样,举个例子,比如说伊娃比如说我们判断他上得了厅堂,这事可能不是问题,但是下不下得了厨房,这事你就得想办法去做判断了,因为你看不出来,你得有一套方法去判断了。每一个团队你判断那个事实都是不一样的,在这个团队里面我最主要的要判断的事实是什么,比如说我们投每日优鲜的时候,我就要确认它那个模式是对的,第二确认徐正他们这个团队在整个的供应链管理上是有优势的,那我就要去判断这些事情到底对不对,另外一个确认他们的个性是不是适合做这件事情,所以你要判断每一个团队你要判断那个事每次都不一样。

  网易科技:所以您说的两个挑战是哪两个挑战?

  贺志强:这是第一个挑战,就是人和事都有事实,你要把那个事实找出来,你比如说我们看那个CPU,到底它能不能成功,这事我们就得找专业的人去跟这个团队去聊,他回来会给我们一个非常客观的判断,说现在其实还有多远,就是要看到事实。第二个就是要看到成长的趋势。

  网易科技:谁的成长趋势?

  贺志强:被投企业。

  网易科技:这个企业在这个行业中的成长趋势还是说投资人?

  贺志强:这个企业的那个成长,成长有两个部分,一个就是团队的进步,一个就是业务的进步,这个很重要,因为你核心竞争力是要持续打造的,你不是说今天打造完了就可以了,更重要的是他们有没有持续打造核心竞争力越来越强的这个能力,这个对我来说我觉得也挺重要的。你很明显感觉到这个团队学习能力真强,那事你就放心了。而且好多小事,聊的过程中他给你讲故事,我怎么找这个人的,你就会发现这个人办法很多,你就会发现他不是简单说现在这个能力,而是未来成长的那个能力也有。

  网易科技:像你这么多年,你一定毙过很多项目吗,然后有没有这些项目毙掉的但是其实后来它发展的还蛮不错的?

  贺志强:这个是个好问题,他们下面有毙掉的,但是到我这儿毙掉的项目好像还没有说后来发展好的,因为下面他们有毙掉的,后来反正还是有点遗憾。

  网易科技:比方说可以有点透露吗?

  贺志强:他们是毙掉了哪个项目来着,因为没有上过LEC会(执行委员会),但他们自己跟我说过,说把那个筛过了,没上过执行委员会你也没算什么正规的场合,但是你要有遗憾的是说有项目可能就没有找我们,然后我们可能当时也没注意。有点遗憾是那个项目,有遗憾,非常遗憾的一个项目就是今日头条。

  我们是这样,当然那时候我们还没成立联想创投,那是好多年以前,就几十个人乐基金的时候。原因是什么,我们是要投内容,我们投了ZAKER,然后团队就看着这是后来孵盘,后来团队就看着今日头条往起起,但是因为那时候我们也不是一直放着,也没意识到这事,就回过头看,说为什么投了ZAKER也可以接今日头条嘛。

  网易科技:不用非得二选一。

  贺志强:对,这个是我们相当遗憾的一件事,因为我们是要投内容的,因为我们当时投了移动互联网,我们投了ZAKER,而且ZAKER发展得也还可以,你像我们投的前几个项目都很好,我们第一个投的乐豆游戏,三年就在那上市了,就在你们旁边嘛。第二个投的Face++,旷世科技现在快独角兽了,我们都是天使投资人。第三个我们投的ZAKER,其实也还不错,所以我创投就是成立第一天起,大概讲了有半年,每次都这样,我们看一件事都要从零看,不要有任何的default,你要问我的工作特点大概就这一个。比如理论上讲如果有这个指导思想,你就会从零去看,而不是说我们已经投了ZAKER的影响,从零去看说今日头条现在我们是不是要加码进去,今日头条是一个遗憾。后来所以我们就条条框框比较少了嘛,像蔚来汽车也投,然后宁德电池那都是很牛的项目,我们最后也投了。主要我们关注早期,但是我说我们不要有框框,就投好企业,投伟大企业这才是最重要的。

  网易科技:好企业、伟大企业这也得看准了才行。还有一个是关于联想创投跟弘壹资本还有联想这是新的关系是吧?

  贺志强:柳总讲话我们是联想的投资矩阵,然后互相配合很多,我们配合得非常多。你比如说像茄子君联资本也投了,我们的联想基金一块投的Face ++和乐豆游戏,然后我们投了企业也有很多君联资本后来投的。创投是个产业资本,那三个是以财务资本为主的,而且柳总还鼓励我们合作,说有些项目需要从PE的钱一块进来。

  网易科技:像咱们跟他们的不是技术方面的一些投资吗?

  贺志强:对,我们主要就是智能互联网。

  网易科技:那技术的话都是未来的五到十年。

  贺志强:对,我就要有耐心,所以我跟他们说不要急着评奖。

  网易科技:那外方也没有给你们什么指标,KPI考核什么的吗?

  贺志强:投资基金它不是按年给KPI的,放的都是五到十年,元庆很重要的。而且现在我们投出来的成绩回报也都很不错。我们拿出去还是不错的。

  网易科技:你感觉今年的整个投资环境是一个什么样的?

  贺志强:我觉得好多东西炒得太贵了。因为你要是关注早期的话,永远都会发现有很好的企业冒出来,你要是只做中后期又不一样,我们是以早期和科技为主,而且好多比如说好多早期的企业也喜欢我们投,因为它知道联想有产业的背景,比如说我们投的AR glass的镜片的技术,就是国内第一个,它刚做出来,我们跟投完没多久,谷歌看完他们的技术,就跟他们定了镜片,所以你要以早期为主,永远都有一个优先权,现在问题是早期也很贵,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尤其在AI上面泡沫还是挺多的。

  EVA:老贺曾经说过说早期投资其实没有冬天,永远都是春意盎然。

  贺志强:对,永远都是春意盎然,因为我们是以早期为主,永远都有好多的标的。

  网易科技:我们当时为什么要做这个,当时好像感觉整个现在投资光看共享单车,好像没有什么投资项目了,大家都要讨论共享单车,其实看媒体的新闻也能看出来,感觉好像一直持续了半年了,这热点还在持续,就好奇怪,为什么没有一些新的心目或者新的方向出来?

  贺志强:我们就投智能互联网,就投科技。

  网易科技:谢谢您。

赞一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专访cy07:我曾经是一个黑客,现在在小米做CSO 下一篇:专访库克:乔布斯的遗产是苹果宪法 永远不能改变

最新图文
专访易分之一创始人胡豪杰:灵活用工的想法如何变成现实
专访易分之一创始人胡豪杰:灵活用工的想
库克:Apple不会跌下神坛 未来敬请期待
库克:Apple不会跌下神坛 未来敬请期待
站长推荐